• 贾跃亭需要更多许家印

    宽读 > | Time Weekly - 2018-11-15 11:30:17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 而另一位联名作者丹尼尔·夏皮罗(DanielShapiro),则是哈佛大学谈判组副主任,之前在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任教,为企业高管和外交官传授谈判技巧。

    文/薛星星

    贾跃亭的心气比国内的几家“后辈”造车公司高得多。虽然他在国内名声不佳,但在营销上依然无人能及。

    12.jpg

    他把国内的竞争对手们视为特斯拉的追随者,做的是“低端低质低价”的产品,而“FF是为了变革而生”,“领先特斯拉一个时代”,和中国所有的造车企业有“本质的区别”。

    这使得一些人对他抱有幻想,期待着“英雄”可以东山再起,屡次危机关头,贾跃亭先生——这位早年出身于山西的实业企业家,总能获得贵人相助。在他的微博下,每天依然有人不断高喊着“相信贾总”。

    曾经雪中送炭的山西老乡孙宏斌已经心灰意冷,170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他在今年3月辞去乐视董事长的职位,对外发声:“已经不是壮士断臂,是砍头了,以后别再提乐视,归零了,没了。”

    送走了孙宏斌,贾跃亭迎来另一位房地产大佬,许家印的恒大在今年6月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 100% 股份,间接持有FF 45%的股权,成为FF母公司Smart King的第一大股东。

    双方在此后的蜜月期里,在国内新成立了“恒大法拉第未来”的新公司,许家印还在7月到访FF美国洛杉矶总部,表示要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

    直到10月7日画风急转。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欲撕毁合约踢恒大出局。FF也在10月8日发布公告称,之所以解约是恒大在协议有效期内未履行其支付款项的承诺,并阻止FF接受其他融资。

    双方各执一词,FF母公司SmartKing已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解除与时颖公司的所有协议及权利;恒大健康则表示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行动。故事的情节堪比早年狗血的港式商战片。

    双方发公告互怼

    恒大健康在10月7日发布的公告可以概括为:该给贾先生的钱都按期给了,贾先生烧完了又继续索要,索要无果后要踢恒大出局。

    公告中称,时颖公司与Faraday Future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约定时颖在三年内向其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 45%的股份。

    协议约定,20亿美元的总投资在三年内分期支付,即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恒大健康表示,2018年的8亿美元投资已在今年5月25日提前支付完毕。但FF原股东在7月提出,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

    时颖公司在之后与Smart King及原股东签订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但贾跃亭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11-15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

    1)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2)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恒大的口吻显得十分无辜,称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下的责任,Smart King提出的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表示目前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行动捍卫其权利。

    FF在一天后发表声明,解释称欲与恒大解约的原因为,恒大未在协议有效期内履行其支付款项的承诺,并阻止FF接受其他融资。

    针对恒大在公告中提出的指控,FF逐一进行了回应。FF称,FF的总体预算都与投资方进行了确认,并通过月度经营报告向投资人定期同步资金预算执行情况和未来资金计划,并且所有资金支付均在投资人委派的财务人员审核下执行。

    也就是说,FF烧了多少钱、钱够不够花,作为股东的恒大都是一清二楚的。但和恒大的口吻不同的是,FF称是恒大主动提出与其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并否认FF全球CEO贾跃亭对董事会进行“操控”的指控。

    “恒大对于在2018年提前支付剩余融资金额的补充协议——包括为何需要这些资金,何时需要这些资金——有着全面和深入的了解。”FF在公告中说。

    FF在公告中称,FF和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已经如期完成了补充修订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后,恒大并未能向其兑现支付除首笔8亿美元投资外的任何额外资金,“反而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且在此期间恒大阻止FF接受其他第三方的投资。

    “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FF在公告中称,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13.jpg

    20亿美元到账时间成争议焦点

    对比双方的公告内容,恒大方面称与FF原股东签订的协议是分期三年向其支付总计20亿美元的投资。但FF在公告中则未有这一表述,仅表示双方约定恒大在“2018年年初支付8亿美元,并承诺在之后支付剩余12亿美元。”

    这20亿美元的投资最早来自于香港时颖公司与FF签订的投资协议。彼时恒大还未收购时颖。

    2017年11月,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新公司Smart King。

    其中,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而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合资公司33%的股权,剩余22%的股权则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管理层。

    2018年6月,恒大集团旗下恒大健康宣布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 100% 股份,获得45%的Smart King公司股份,成为Smart King第一大股东,正式入驻FF。恒大委派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担任Smart King公司董事长。

    当月,FF对外宣布,经过美国政府为期半年的审批之后,相关20亿美元的首轮融资已经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批。

    而根据此前FF与时颖公司签订的协议,FF采用AB股架构,FF前股东每股股份配有10票投票权,时颖公司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管理层股权激励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权。

    但如果FF原股东出现违约情况,特别投票权由时颖持有。据媒体报道,如若贾跃亭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顺利交付FF第一批车辆,即视为违约。这也就意味着,贾跃亭将失去对FF的控制权。

    至少在当时,这笔生意对于恒大及FF来说都是划算的。FF在危难关头获得了一笔巨额融资,而恒大健康自宣布收购时颖之后,次日股票便大涨66%,总市值高达661.8亿港元,一天之内市值飙升263.5亿港元。此后,其股价波动上升,8月29日最高17.64港元,期间最大涨幅达282%。

    许家印今年7月到访FF美国洛杉矶总部时,各大媒体发布的照片中,他与贾跃亭站在一起,对面的技术人员正在为其讲解FF的生产技术,“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他说。

    8月,FF的中国运营总部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在广州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将全面负责FF在国内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管理。

    恒大为此制定了详尽的发展规划,计划在国内华东、华西、华南、华北和华中地区,建立五大研发生产基地。预计10年后年产能达到500万辆,以FF91、FF81等多系列多车型产品面向全球市场,覆盖高端、中端及入门级。

    但随着双方交恶,这份发展规划很可能会流产。

    “交车疑云”

    可以说,贾跃亭是国内互联网造车第一人。早在2014年,贾跃亭就对外宣布将启动乐视超级汽车计划,“复制乐视生态垂直整合的成功模式重新定义汽车”,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汽车,建立汽车互联网生态系统。

    虽然饱受质疑,28个月后,乐视还是成功发布了旗下第一款概念车LeSEE,定位超高端D级互联网无人电动汽车。发布会上,贾跃亭流下泪水,PPT上打出几行打字:“我们吹过的NB,正在一一变成现实!”

    贾跃亭还拉来超跑汽车阿斯顿马丁作为合作伙伴,根据当时的报道,双方将成立一家电动车汽车的合资公司,联合开发一系列互联网智能汽车。双方预计在2018年量产搭载乐视车联网系统的RapidE。

    2016年10月,乐视在美国旧金山艺术宫举办发布会,正式发布首款概念车LeSEE的升级版版本LeSEE Pro。但发布会上,LeSEE Pro却未能如约上台。

    按照原计划,贾跃亭应该坐着概念车LeSEE上台,但最终他只是跑着出现在了发布会的舞台上,他解释称LeSEE在运输过程中出了车祸,而紧急空运过来的LeSEE Pro则由于航班晚点,导致无法按时赶到现场。

    当时有人质疑,乐视根本没有造出来车,概念车可能只是模型而无法启动。

    从那之后,乐视的境况急转直下。乐视的资金链问题开始集中爆发,“生态化反”梦想沦为笑柄。次年,阿斯顿马丁对外承认已中止与乐视的合作,贾跃亭在美投资的FF位于内华达州的工厂也陷入停工状态,内华达州的政府官员对外发声称这是一个“庞氏骗局”。

    融创中国的孙宏斌在此刻成为贾跃亭的救命稻草,但生意人孙宏斌看不懂贾跃亭的汽车梦想,只愿意投乐视网、乐视影业等优质资产。

    烧光了160亿元之后,孙宏斌终于“认输”。今年9月,融创中国以7亿元抄底拍下乐视系多项资产,成为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

    现在,贾跃亭的身上几乎已经看不到乐视汽车的影子。他的微博上满满当当的都是FF的消息,量产似乎是他现在思考的唯一问题。

    一切看起来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贾跃亭看起来信心满满,他认为自己造车的赢面是100%,或者是99%。

    但这次在与恒大交恶之后,国外媒体The Verge曝出FF在今年8月造出的第一台,也是唯一一台预产车在公司活动上着火损毁,且还存在拖欠供应商货款的问题。

    一切都和钱有关。手握重金入场的恒大已经成为贾跃亭的新晋敌人。他期待着可以依靠FF再创奇迹,而与恒大签下的协议又使其存在失去FF控制权的风险。

    贾跃亭别无他法,只能继续狂奔下去。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许家 更多 贾跃亭 的报道

  • ·贾跃亭需要更多许家印(2018-11-15)
  • 同美国市场上另一个动画巨头迪士尼一样,梦工厂也选择了上海作为其开始中国梦想之旅的起点。而且顶了个迄今为止最大的中外合作文化交流投资项目之一的名头。

    寄希望于国资委自我突破已不现实,中央层面的国务院已对应成立国务院层级的国资深化改革小组。

    ?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
     
    青山口林场 五桥区 集安县 羊额 花台桥
    文斗村 古林街 文新路古墩路口 郭家小诸城 梧厝园